今天是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市场分析 >

用户名: 密  码:
  • 专家分析
机构展望2019全球糖市:产量与贸易流面临结构性变化
发布日期:2019-01-10 编辑:华储网 点击:25  次

      在因印度、泰国和欧盟丰产导致供应过剩的局面下,国际糖价在2018年跌至历史低点。价格下跌也触发了从巴西-印度尼西亚到泰国-印度尼西亚的食糖贸易流变化,并促使印度宣布支撑国内糖价的政策。

  进入2019年,在预计印度、泰国和巴西的产量将下降的情况下,市场对价格调整保持乐观。

  印尼:泰国原糖市场份额会增加吗?

  2018年1月至11月期间,印尼进口的450万吨原糖中的81%来自泰国 (高于前一年的57%)。与此同时,印尼2017年从巴西中南部地区进口110万吨,占比26%,2018年已降至1%(6万吨)。

  印尼从巴西进口原糖减少的其中一个原因是,印尼的三家加工厂在2018年停止了持续三年从巴西免税进口原糖的制度。目前这几家加工厂进口巴西原糖必须支付55万印尼盾/吨(37.93美元/吨)的常规进口关税。

  使泰国原糖竞争力增加的另一个因素是, 2018年从巴西到印尼的超灵便型(Supramax)平均船运价格同比上涨6美元/吨,至37.5美元/吨,而从泰国到印尼的轻型船平均运费同比增长3美元/吨,至13美元/吨。此外,泰国在2017-18年度丰产,使得全年的现货价格承压。

  从明年的现货价格和运费来看,巴西VHP糖较纽约近月期货合约价格贴水15个点,而从巴西到印尼的Supramax运费约为35美元/吨,印尼的卸货成本约为340美元/吨,其中包括进口关税。而泰国HiPol糖的报价是纽约近月期货合约价格升水45个点,从泰国到印尼的船运费约为12美元/吨,印尼的卸货成本约为308美元/吨,其中包括5%的关税。这一价格趋势可能会在2019年持续,在印尼,泰国原糖较巴西原糖更具竞争力。

  印度:产量下降,出口滞后

  标准普尔全球普氏能源资讯(S&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)的数据显示,印度2018-19年度(10 - 9月)糖产量预计将从2017-18年度的3,320万吨降至3,120万吨。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卡纳塔克邦的降水量低于长期平均水平,加上马哈拉施特拉邦甘蔗带白虱泛滥,导致对下一季产量的预估有所下调。

  为了解决连续两个榨季丰产导致的国内糖供应过剩问题,印度政府对糖厂实施了最低指示性出口配额,要求糖厂在2018-19榨季期间出口500万吨糖,并提供每吨150美元的出口补贴。然而,2018年第四季度仅签约出口了20万吨原糖(包括来料加工)和16万吨低质量白糖。为了在2018-19榨季实现政府规定的500万吨出口目标,印度平均每个季度需要保持至少120万吨的出口量。据普氏分析公司(Platts Analytics)估计, 2018-19年度印度的出口总量为260万吨,其中原糖80万吨,低质量白糖180万吨。

  泰国:产量下降,出口面临印度糖竞争

  预计泰国2018-19年度(10 - 9月)的甘蔗产量将达到1.32亿吨,糖产量将达到1420万吨,同比分别下降2.2%和2.7%。考虑到2017-18年度的甘蔗价格同比下跌19%,至912泰铢/吨(27.70美元/吨),一些农民可能会放弃种植甘蔗。甘蔗价格走低,主要因纽约原糖价格利空、泰国糖基金解散以及去年12月对国内固定价格机制放松管制。

  泰国高质量白糖在2018-19年度面临印度糖出口的挑战,未来还将面临来自缅甸和台湾的竞争。市场紧密关注印度低质量白糖出口增长对泰国糖的取代情况。迄今为止,泰国糖面临印度糖的竞争有限,因近几个月印度低质量白糖流出缓慢。

  印度低质量白糖(FOB西海岸印度)价格为320-330美元/吨,与泰国高质量白糖(伦敦白糖3月合约升水11美元)集装箱价格有较高贴水。另一方面,泰国散装高质量白糖目前与伦敦3月合约平水,或许这反映市场希望印度低质量白糖贴水能够远高于目前12-13美元/吨的水平,尤其是要打破印度洋、苏丹、索马里等地的散装需求。

  巴西减产引发国际糖市出现供应缺口

  国际糖市在经历了两年的供应过剩后,预计将在2019-20榨季出现200万吨的缺口。

  造成这种潜在缺口的主要因素是巴西中南部、印度、泰国、欧洲和巴基斯坦糖产量预计下降。巴西中南部地区3月至9月的干旱天气以及10月至11月的暴雨导致单产大幅下降。印度第二大产糖州马哈拉施特拉邦(Maharashta)的干旱天气、洪水以及白虫害大大影响了糖产量。由于季风降雨减少,泰国的产量预计略有下降。欧洲本榨季的降雨量低于正常水平,产量受到影响。巴基斯坦的干旱天气,以及该国改种更有利可图的作物,影响了糖产量。

  尽管巴西中南部在10月和11月的压榨受到暴雨的阻碍,但应该有利于下一榨季单产的增加。

  糖价得到有力支撑

  纽约商品交易所(NYMEX) 11号糖期货从2018年1月4日的15.95美分/磅跌至9月27日的10.91美分/磅,跌幅约为30%,随后在10月-12月出现反弹。11号糖期货价格已在每磅12.35-13美分的交易区间震荡,主要因生产商愿意在13美分以下套保,并且糖价低于13美分/磅时印度出口没有利润。商业净空头头寸处于历史平均水平低端已经说明了这一点。这种定价情景预计在2019年不会发生改变,预计价格在12.35美分/磅下方的时间将很短暂。

  巴西糖醇比

  标准普尔全球普氏能源资讯(S&P Global Platts assessment)的数据显示,12月19日,原糖等价物含水乙醇的价格为13.31美分/磅,远高于当前原糖价格。尽管目前的价格仍有利于乙醇生产而非糖,但市场参与者认为,2019年糖生产的利润很有可能超过乙醇生产。2019年乙醇价格可能会因原油和汽油价格进一步下跌而进一步下跌;糖价可能会受到供应短缺前景支撑。

  2019年影响糖价的最大因素之一将是巴西中南部的糖醇比,其中影响的根本因素将是糖、乙醇价格和雷亚尔/美元汇率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新的燃料价格政策使得国内外能源价格接轨。因此外部因素对巴西汽油价格影响十分重大。当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导致巴西汽油价格下跌时,乙醇价格就会受到拖累。乙醇承压会导致生产商生产更多的糖,而这反过来又会导致糖价下跌。

  政治与汇率

  由于巴西政治环境的变化,美元/雷亚尔汇率仍然不稳定。美元/雷亚尔汇率从2018年1月25日的3.14下跌至2018年9月13日的4.20,跌幅约为33.75%,随后在自由市场倡导者博索纳罗当选总统之前出现反弹。美元/雷亚尔汇率目前远低于9月份的低点。市场参与者认为,博索纳罗和巴西国会将支持养老金改革、公共部门私有化和强有力的财政调整,从而促使大量外国直接投资流入。如果博索纳罗能够兑现竞选承诺,那么巴西雷亚尔将在2019年升值至3.30雷亚尔。正如2018年所见,美元/雷亚尔汇率在3.14至4.20之间的交易区间不会引发巴西糖厂定价,出口也不会受到影响。